一尾中特平是什么意思

    白思婉見她沉默不語,便懇求道:“母妃,您能不能帶婉兒到夜心殿拜見父皇?婉兒想當面向父皇解釋。”

    “皇上正在氣頭上,誰也不見,豈會聽你解釋?”孔貴妃好笑道。她心里有句話沒有說出來,聽說宸妃一大早就去夜心殿求見皇上,尚且被拒之門外,何況是一個小小的吳王妃?

    白思婉卻一心只要替擇嘉脫罪,堅持道:“婉兒想了一夜,問題一定出在夜明珠上。那珠子是公主所贈,因她想給吳王和臣妾一個驚喜,故而當時并未入冊。若能見到皇上,向他說明事情原委,吳王豈非就能脫罪了?”

    孔貴妃心中一動,思忖了片刻,故意嘆氣道:“唉,這可就更糟了!”

    “母妃此出此言?”

    “你嫁過來的日子尚淺,宮中許多事都不清楚。皇上素來最疼公主,你這會兒跑去跟他告狀,把事推到公主頭上,他豈非更加生氣?非但不會相信,反而要以為你們是推卸責任。原本只惱吳王三分,你這一解釋倒要惱七分了!”

    “那,那臣妾該怎么辦呢?怎樣才能救出殿下呢?”白思婉一籌莫展,抽抽噎噎又哭將起來。

    孔貴妃瞥著她道:“你真想救吳王?”

    “那是當然!他是婉兒的夫君,是婉兒的天,只要能救他,我什么都愿意!”

    “真是個情深義重的好孩子啊!”孔貴妃嘆道,又拉她起來讓她坐在自己身旁,“其實并不為什么大事,一顆夜明珠而已,宮里頭什么寶貝沒有,豈會稀罕那東西?不過是皇上聽人挑唆了兩句,又見吳王素日不務正業,教訓他一下罷了。想讓皇上息怒,為今之計,自然是吳王快些認錯,只要他誠心悔過,皇上的無名火自然就消了。”

    “殿下他性情溫和,只是不愛理俗事,喜歡閑云野鶴的生活罷了,并沒有不務正業。”

    “擇嘉的性子我清楚,雖然溫和,有時也執拗得很。譬如這次吧,便認了私覓夜明珠之事又有何妨呢?他卻偏偏要與皇上紛爭,結果可好,小事倒成了大事。”

    “私覓夜明珠?可是那珠子明明是公主”白思婉困惑不解。

    “你這孩子怎么也犯傻,現在任何解釋在皇上眼里都等于辯解,何苦還自討沒趣?不如好生認錯,給皇上個臺階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豈不皆大歡喜?吳王也好早些出來。否則只管這么僵持著,要鬧到什么時候呢?”孔貴妃小聲道,“再者,那珠子是公主所贈,也就是你們夫妻倆口說之詞,一未入冊,二無人證,解憂公主素來嬌縱,倘若她翻臉不認,你們倒要背上個誣陷公主的罪名,豈非罪加一等?”

    白思婉低頭不語,細思孔貴妃的話有理,半日方抬起頭道:“好,那就請母妃即刻帶婉兒去見父皇,我替吳王給父皇認錯就是!”

    孔貴妃點頭笑道:“這才是聰明之舉!別管旁人說什么,救出吳王要緊,那澄心堂簡陋偏僻,擇嘉身嬌體貴的哪里吃得消呢!”

    到了夜心殿,只見黑壓壓跪了一院子,領頭的便是宸妃,身后跟著清箖宮的宮人們。宸妃見白思婉隨著孔貴妃一起出現,著實驚訝了一下。白思婉見婆婆跪著,忙走至她身旁,也屈膝跪下,一面向她請安。

    宸妃詫異地問:“你來做什么?”

    孔貴妃抿嘴淺笑道:“妹妹,婉兒真是個難得的好媳婦,天剛亮便進宮了,為了擇嘉真是掏心掏肺、不辭辛勞!她求了我半日了,要我帶她來見皇上,為吳王求情呢!”

    “你能求什么情?皇上豈會見你?”宸妃皺眉道,她在這里跪了一個時辰了,皇上連正眼都不瞧一眼。

    “妹妹,這你或許倒猜錯了,新媳婦的面子,做家翁的好歹得給幾分吧。”孔貴妃話音剛落,果然安公公出來宣白思婉入殿。

    “如何?本宮說的沒錯吧?”孔貴妃催白思婉道,“還不快進入拜見皇上!”

    宸妃擔憂地看著她,叮囑道:“皇上面前回話可得三思,切莫胡言亂語!”

    白思婉心里七上八下,慌得已沒了主張,站起來囁嚅道:“臣妾一個人進去么?”

    “這個自然,皇上又未宣召我們。你不用怕,只管去,皇上最是和善的!”

    白思婉無奈,只得硬著頭皮跟了得安入殿。

    宸妃見狀更加憂愁:“姐姐,你看她那樣子,只怕越說越亂,越描越黑啊!”

    孔貴妃心內得意,嘴上卻假意道:“你也忒小心過慮了,思婉好歹是大家出身的千金小姐,豈是那等蓬門小戶沒見過世面的?圣駕之前如何對答,自然有分寸的,你也太小看白家了。”

    宸妃只得閉口不言。

    正如孔貴妃所料,乾元帝雖在火頭上,但畢竟是自己的兒子,即便一時恨得牙癢,終究還是父子,因此對這兒媳婦也要留幾分薄面,將來還好相見。況且他也確實好奇,這淚玥怎會到了擇嘉手中?

    昨夜刑部翻遍了賀禮賬冊,也未見出處,擇交到底是無辜的還是撒謊隱瞞?他可以容忍擇嘉風流不羈,也可以容忍他不務正業,卻唯獨無法容忍欺騙!因此他決定向白思婉問個明白。

    白思婉自成婚以后,統共見了乾元帝沒幾回,還生疏得很。此刻又是請罪而來,更加惶恐謹慎,幾乎是乾元帝問一句,她才答一句。

    乾元帝哭笑不得,忍不住道:“你爹時常在朝堂上高談闊論,侃侃而談,為了一句話與朕爭辯不休,雖撞南墻猶不肯回頭。怎么生的閨女倒是個惜字如金的?真是奇了,擇嘉居然會喜歡個鋸了嘴的葫蘆?”

    白思婉心內惶惑,忙跪下請皇上恕罪。

    “罷了罷了,起來吧!朕只問你,這夜明珠到底從何而來?”

    白思婉心內掙扎了一下,咬了咬牙道:“此系思婉偶然購得。”

    乾元帝一愣,瞪大眼睛道:“你從何處購得?”

    “是一個走街串巷的古董販子,專在豪門大戶之家外面兜售,一日來到白府后門,臣妾見那夜明珠瑩潤可愛,便買了下來。此事與吳王無關,他只知道是臣妾之物,并不知其來歷。究竟連臣妾也不清楚那珠子的來歷,臣妾行事糊涂,請父皇恕罪!”

    乾元帝皺眉看著她,忽地冷笑道:“編得倒巧,游方販子,自然找也沒出找去,死無對證!可那夜明珠是何物,豈會堂而皇之拿出來到處給人看?況且你一個閨閣千金,買古董自然有專門的去處,豈會去看一個走街串巷之人的東西?你就不怕是贗品?此物價值不菲,你拿出重金,家人焉有不知之理?既然早就知道,你父親身為御史,朝堂之上朕命調查夜明珠一事時,他為何裝聾作啞?”

    一連串問題問得白思婉招架不住,正在慌亂之時,只聽見乾元帝大喝一聲:“你分明是在替擇嘉狡辯!這夜明珠根本不是你買的,而是他弄來的,是不是?”

    白思婉拼命搖頭,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哼,這個孽障,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惹出這等禍事來,居然還敢讓媳婦來編故事給朕聽!說不定這殺人越貨之事他也干得出來!”乾元帝忽地伸手往案上一拂,茶壺茶盞瞬間清零哐啷摔了一地。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錦繡宮謀》之 221認罪是作者嫁與東風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錦繡宮謀》之 221認罪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錦繡宮謀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嫁與東風寫的《錦繡宮謀》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錦繡宮謀》之 221認罪是作者嫁與東風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錦繡宮謀》之 221認罪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錦繡宮謀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嫁與東風寫的《錦繡宮謀》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錦繡宮謀最新章節- 錦繡宮謀全文閱讀- 錦繡宮謀txt下載- 錦繡宮謀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221認罪】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錦繡宮謀】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錦繡宮謀》書迷評論

  • 侯門嫡女將門婦最新章節

        林千然覺得自己特別能干,一朝穿越到了一個瘦骨嶙峋,食不果腹的可憐小姐身上,五年臥薪嘗膽,往昔骨瘦如柴的小干癟蛻變成了清艷明麗的小蘿莉,唔,私產還不少,糧行酒樓,藥店布莊,各個行業她都插上一腳,名號如鍍金一般響亮。能干如斯的林千然,卻遇到了最大的敵手,這個黑心黑肺的笑面狐貍最是笑里藏刀,綿里藏針的一把好手,屢屢把她丟進麻煩之中,自己片葉不沾身!林千然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她指天發誓,今生定與這笑面狐貍沒完!然后,他們,就真的一生糾纏不休,沒完沒了……林千然心生懊惱,看來不能隨便發誓呀,萬一老天爺當真了呢。

  • 權王梟寵:狂妃太囂張最新章節

        她是現代當紅女星,一朝穿越,身穿比基尼掉進了齊國湛王的浴池里。他是先帝義子,貌美驍勇,權傾朝野,乃是天下第一美男。冤家路窄,機緣巧合下她女扮男裝進湛王府當起了家丁,同住屋檐下,小辣椒不得已變成小綿羊,卻不知道這只餓狼早已蠢蠢欲動。一次醉酒,他狠狠撕碎了她的一切偽裝,包括她的女扮男裝。“王,王爺,我是女的,你別過來!”“小東西,本王等你這句話很久了!”三天三夜,強行霸占,蝕骨纏綿,他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沒有斷袖之癖。新婚當晚她突然失蹤!一年后,朝中突然多出一位白衣元帥,面若冠玉,沙場驍勇,一夜間名動大齊。慶功宴上,他故意將她灌醉……

  • 【赤裸】最新章節

        所謂好奇心殺死一蘋貓一點都沒錯
        有些好奇心重的讀者
        就是喜歡偷窺別人的隱私
        光看到一個限字
        就偷偷摸進來一虧究竟
        唉!這部作品到底在限什麼?
        當然不是『限』年紀
        也不是『限』性別
        更不會『限』身高、體重
        也絕不會『限』長相
        只會限你是不是呆子&笨貓的忠實讀者
        如果你不是請你速速離開
        等呆子放野貓出來咬人就很難看棉!

  • 《妖怪的傳記》最新章節

        這是一本妖怪寫的書,一本寫給妖怪的書。也許你們看了它以後會對這個世界有新的認識,也許這本書的你們什麼幫助也沒有,無所謂嘛,博你們一笑。

  • 嫡春最新章節

        蔣家有女,閨名鈺嬈,溫宮貌淑,性情溫良。    鈺嬈怎么也沒想到,自己苦心經營最后落得滿盤皆輸,夫君的背叛,姐姐的挑釁,襁褓中幼兒的扼殺,她悔不當初,只求上天再讓她重新來過,她定要扭轉乾坤。    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    一朝重生,何去何從?js330

  • 無限進化之龍最新章節

        DND里什么最厲害,神祗?憎惡?惡魔主君?  都不是,最強的是龍,不管是傳奇龍,還是非傳奇龍。  因為只有龍是可以無限進化的,只要睡覺就能漲生命,漲屬性,漲能力,沒有極限地一直增長下去。  但是,由于壽命有限,無限增長是不可能的。  那么……如果壽命不再是限制,一條龍最終會走到什么地步?  (偽DND小說,請勿完全以DND設定衡量)

  • 游戲降臨異世界最新章節

        這是一個瘋狂混亂的世界,這是一個在末日中徘徊的世界。  大地正在死去,規則早已紊亂,諸神已然墮落,眾生們茍延殘喘不愿滅亡。  張立帶著一整個游戲世界,來到了這一個令人絕望的地方。

  • 百變長官撩妻手冊最新章節

        某夜,她翻窗潛入了他的房間被他推倒在地上,“自己送上門來,這么羞澀干什么?”。“有種,你放開我。”“我正愁沒地方播種,要不我們現在試試。”她是冷艷特工為復仇歸來,他是身份百變的年輕首長,處處護她周全,他有著全金城都羨慕的家世背景、超凡的能力,世人都覺得他什么都不缺,他卻說他缺她,她是他心中的夜明珠,他整整找了她八年,重逢時他們已不認得對方,這場兵刃下的鐘情該如何再演?

  • 獨蓮最新章節

        蕭府千金蕭芷蓮,人生目標是混吃等死,最大的興趣是胡作非為,為人囂張欺軟怕硬。蕭芷蓮本以為自己會一輩子就這樣渾渾噩噩地生活下去,誰料因為遇見當今太子北御卿,一切生活軌跡都被打亂了——一樁樁陰謀浮現,一個個熟悉又陌生的人出現。一直以為自己只是無辜被卷入事件中的蕭芷蓮在親身遭遇種種事情后才發現,一切的矛盾都與自己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

  • 天才寶寶腹黑娘親最新章節

        悲劇穿越,肚子里還有個不知道老爸是誰的小Baby?這些都大丈夫!想我冷晴可是二十一世紀最全能的金牌殺手,攜手天才兒子玩轉異世,坑死人不償命!

  • 鐘馗斬詭傳最新章節

        佛教典籍中記載,上古的十月初八這一天,地府之門大開,妖魔橫行于世,后有鐘馗者,捉百鬼,鎮妖魔,關閉地獄之門。后畫“百鬼圖”,作為后世捉鬼之法器。地獄之門200年重開一次,鐘馗200年轉生一世……

  • 我的冥婚老婆最新章節

        “什么!我已經結婚了,老婆還是一個女鬼!”是巧合還是上天的安排,被的拋棄的遠坤寒遇上極品女鬼,是外掛被開啟,還是天生背負著不一樣的命運,在美女如云的世界看的遠坤寒如何登上仰望之顛。

  • 最強特種教官最新章節

        王鼎元,二十一世紀新時代寵兒,天縱神武之人,古今罕見之大武學家。十八歲一朝頓悟,成就先天無垢琉璃金身,兩年后領悟暴擊之術,二十歲戰遍天下高手無敗績,自此成為當代武道至尊王者,格斗之王,受聘于華夏帝國神州特種大隊任職教官,特種戰士們都稱他為魔鬼教官……
        他是帝國的守護神,他是敵人的索命鬼,他是武道的先行者!

  • 特勤精英最新章節

        兵王葉小龍退伍返鄉,路遇不平,英雄救美,卻引來不明勢力的瘋狂報復,且看他如何反擊,縱橫都市,闖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 全世界到此結束最新章節

        丫頭:我的生命中遇見過兩個男人。一個視我如生命;一個讓我痛徹心扉。陳默:就算斗轉星移、時空轉換,我對丫頭的愛永生永世不變;孟子楓:一步踏錯誤終身,再見已是陌路人!田甜:我追逐的至真至純的愛情,就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笑話;Eric: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可兒: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石云溪:你是我生命中的過客,卻成了我夢中的常客。

  • 星際奇緣之他從星河來最新章節

        星際最帥艦長消失在黑洞中,整個星際為之震動。屬下好容易聯絡上艦長,卻得知艦長流落到邊緣星水藍星。聽說水藍星出門全靠走,洗衣做飯打掃全靠手——可怕的水藍星!艦長看著盤子里的狗糧,再看看頭頂的拳頭—-可怕的水藍星姑娘!披著狗皮的艦長日常:“今天她會給他吃肉嗎?”“今天她會逼他狗叫嗎?”“今天······她會抱抱他嗎?”

  • 豪婿歸來最新章節

        隱忍三年,成為所有人眼中的廢物。
        這一切我都不在乎,我的眼中只有你宋云琪。
        為了你,我愿意放棄一切。

    本章內容提要:
    ...    白思婉見她沉默不語,便懇求道:“母妃,您能不能帶婉兒到夜心殿拜見父皇?婉兒想當面向父皇解釋。”     “皇上正在氣頭上,誰也不見,豈會聽你解釋?”孔貴妃好笑道。她心里有句話沒有說出來,聽說宸妃一大早就去夜心殿求見皇上,尚且被拒之門外,何況是一個小小的吳王妃?     白思婉卻一心只要替擇嘉脫罪,堅持道:“婉......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一尾中特平是什么意思
上海申穆期货配资 今日上证指数走势 3d历史开奖结果查 山西省快乐十分今日 微乐家乡麻将万能辅助器 天津快乐10分开奖 江西快3开奖直播 黑龙江数字6十1开奖 2019年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辽宁快乐12选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