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平是什么意思

    瑾懷嚇了一跳,差點以為連佛祖都看不下去他的積黏,因此直接跟他對話了呢。睜眼一看,卻是曹紓,一手拿著個大包子啃了一嘴,另一只手黏糊糊的就來拽他。

    瑾懷忙閃身避開,將手中的彌勒佛放回盒中。

    曹紓瞪大了眼睛:“瑾懷,不是吧!你皈依啦?幾時的事啊?昨兒也沒聽你說起,怎么好好地就這么想不開了?遇著啥事了,跟哥哥說說,我吃過的飯比你吃過的鹽都多,保管幫你擺平了!”

    趙瑾懷懶得理他,將那佛像端端正正擺好,又將錦盒小心地放進大箱子里。

    “這個,這個挺眼熟的啊!”曹紓一面大口啃著包子,一面翻著白眼使勁想,忽然叫起來,“我想起來了!就是上回你在楚國撿著的那個!是那群跳舞的女人的吧?我當日就說,佛像撿不得,誰知道給人下過什么咒施過什么法沒有!你看,應到今兒個了吧,你三魂七魄都丟得差不多了,我看還是去找個有道行的高僧看看吧?”

    “胡言亂語,不知所謂!”趙瑾懷整了整衣冠,便往外走。

    “哎,瑾懷,你最近很古怪啊!”曹紓趕緊追上去,“整天失魂落魄的,你以前可從來沒這樣過!當年蒼暮山大戰七天七夜,還有漠北追擊流寇險些出不來,這次圍攻大業城久攻不下,你都鎮定自若,怎么這太平日子過著,你倒魂不守舍起來?難道你真是天生的打仗命,一天不打就閑得慌?”

    趙瑾懷心虛起來,感覺心里的秘密要被他看穿似的,面上雖強裝鎮靜地邁著大步,心里卻不住地敲著小鼓。

    “大哥,你早飯都沒吃呢!”趙芳和秦桑正在廳里擺早飯,忽然看見趙瑾懷大步流星地往門外去,忙叫住他。

    曹紓嘿嘿笑道:“芳啊,你大哥最近成仙了,不食人間煙火!以后他的那份你留給我就行了!”

    “我不餓,不吃了,公事要緊!”趙瑾懷含糊說了句,忙拔腿要走。

    趙芳白了曹紓一眼,忙端了一碟子包子出來,硬塞了兩個到她哥手里,又給了曹紓一個,悄聲叮囑他道:“別只顧吃,勤快著點,別讓我哥累著!你瞧他近來臉色都差了好多,古古怪怪的,一定是累壞了。”

    “你也覺得他古怪吧?”曹紓如遇知音一般,忙沖瑾懷喊道,“你看,我就說你古怪,你還不承認!連芳都看出你不對勁了!你就實說了吧,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趙瑾懷哪里理他,早疾步如飛地走遠了。

    “芳,我先走啦!你大哥最近忒怪了,別是中邪了吧!”曹紓忙又抓了兩個包子追上去。

    “瑾懷,瑾懷!你慢點!這么早如意館的人肯定都沒起床呢,你這會子去了還不是摸冷灶?”

    瑾懷倏地停住腳步,板著臉道:“誰說我要去如意館?我去哪兒干嘛?皇上只命神武軍負責使館安全,又沒命我日夜在那兒守著?難道我是帶刀侍衛嗎?”

    曹紓被他嚇了一大跳,差點連懷里的包子都撒地上。他愣愣地盯著瑾懷,遲疑道:“瑾懷,你沒事吧?不去就不去,發這么大火干什么你以前一天都去好幾回,現在怎么幾天也不去一回了?難道,是他們得罪了你?是不是那個假公主?她對你做了什么?我聽說燕國來的那個什么夫人都被她嚇瘋了,難道她對你也”

    “少胡說了!人家可不是假的。”瑾懷自覺失態,背過了身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和些。

    “不是假的,那是真的?怎么可能!我親眼瞧見的,看得真真的,絕不可能認錯人!我的眼睛你還不信?行軍布陣我哪回看走眼過?這一個小女子我都認不出來?瑾懷,你相信我!她一準是假的!”

    “若是假的倒好了”瑾懷喃喃道,“你可知,她長得與楚國乾元皇帝的妹妹傾城公主一模一樣,身上還佩戴著鹿氏傳家玉佩,是如假包換的楚國公主。至于你在楚宮中見到的那位,倒十有八九是假的。那齊王妃就是因為將解憂公主誤認為是早已死去的傾城公主,才嚇得瘋瘋癲癲的。”

    “竟有這等奇事?這,這宮里的公主還能有假的?那那個假公主是誰?”

    “我如何知道?要不你自己去如意館問問?”瑾懷好笑道。

    不想曹紓也笑了起來,而且笑得頗為猥瑣:“瑾懷,你還記得我說過,見到那位楚國公主時,她正和沈醉在一起嗎?兩個人郎情妾意的,還交換定情信物!哈哈,想來這沈醉以為她是真公主,卻沒想到押錯了寶,一定腸子都悔青了!難怪他老是一副苦哈哈的模樣,跟在這位解憂公主后頭獻殷勤呢!”

    “哎,你說這個小公主會上他的當嗎?聽說皇上也對她頗有意思,只是如今太后認作了義女,只怕也只好撂開手了”

    “你從哪里聽來這些亂七八糟的?以前看著你挺正經的,怎么這次回京之后整天只打聽這些閑話?”瑾懷皺眉道。

    “我都是聽孫達說的,他在京里消息靈通著呢!瑾懷,雖然是閑言碎語,我也特厭煩聽這些八卦,不過多曉得點消息總是好的。狐貍騷之所以那么得寵,還不是因為會揣摩圣意啊,你可別小瞧這些小道消息呢!”

    見瑾懷臉色陰沉,曹紓又笑道:“好吧好吧,不說人家的事了!只說你的事兒。”

    “我有什么事?”

    曹紓邊走邊笑,還不時地沖瑾懷拋個眼花:“上回,那個賀無雙來你家吃飯是啥個意思?哥哥我怎么瞧著倒像相親?你爹后來沒找你說過什么?”

    趙瑾懷瞪了偷他一眼:“我看你也瘋了吧?我爹還沒老糊涂呢,能干這事嗎?”

    “其實,她也沒那么糟糕,除了長得五大三粗了點,嗓門大了點,脾氣差了點,反正沒什么優點以外,也就沒啥缺點了!”曹紓憋著笑道。

    見瑾懷不理他,他又拼命忍著笑道:“你該不會就是為了此事日夜發愁,嚇得失魂落魄了吧?你放心,這事包在哥哥身上,我決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娶個河東獅回家,從此墮入苦海啊!”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錦繡宮謀》之 124苦海無邊是作者嫁與東風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錦繡宮謀》之 124苦海無邊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錦繡宮謀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嫁與東風寫的《錦繡宮謀》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錦繡宮謀》之 124苦海無邊是作者嫁與東風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錦繡宮謀》之 124苦海無邊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錦繡宮謀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嫁與東風寫的《錦繡宮謀》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錦繡宮謀最新章節- 錦繡宮謀全文閱讀- 錦繡宮謀txt下載- 錦繡宮謀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124苦海無邊】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錦繡宮謀】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錦繡宮謀》書迷評論

  • 鴆姬最新章節

        古有惡鳥,居與南海,羽發鮮麗,含有劇毒,其名為鴆。rn西涼王之女,心智詭譎,乃為禍水妖孽,被天下稱為。rn鴆姬。rn男人書寫的歷史從來不會為女人正名,但這段歷史告訴我們。rn得罪女人總是要付出的代價的。

  • 我們也曾顛沛流離最新章節

        時光荏苒 墨色青春里
        也許我們經歷過創傷 也許我們體味過幸福
        但 終究 我們會失去一切
        時間是個殘酷的東西
        不經意之間 我們就那樣錯過了
        我們不曾攜手與老 不曾開顏歡笑
        但我們 曾一起顛沛流離

  • 天穹之主最新章節

        武界大帝昊塵隕落,天地垂憐,重生幼年之時,再踏巔峰,超越萬古,化身天穹之主。

  • 強行改嫁,總裁太霸道最新章節

        新婚夜,她翻墻誤入了他的房,占了他的床,從此他對她百般糾纏……“為什么對我糾纏不休?”“因為你要對我負責任!”“明明就是你先動的手!”“那寶貝兒,今晚來我房里算算賬吧。”“你無恥!”簡妍氣急敗壞,用盡辦法擺脫他的糾纏,終究離了婚。可誰知,前一刻才離的婚,下一刻他就拿著兩人的結婚證:“寶貝兒,以后你逃不掉了……

  • 超玄幻三國最新章節

        楚河穿越到似是而非的三國,大蜀大吳大魏并立,世界卻是比地球大了不知幾許。  這里,武將擁有移山倒海的神通,文者能通幽神游,可撒豆成兵、畫地為牢。  可些演義中死去武將怎么還在?還有三山四海強大的異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見鬼的,這個世界已經那么亂了,你們那些其他朝代的狠人別來湊熱鬧了,這叫人怎么活?  偶得天眼,帶著地球內煉金鐘罩功夫,擁有前朝楚霸王項羽血脈的楚河,怎么才在這個超高武世界生存下去?  無奈背上造反的鍋的楚河,唯一做的只能勤練兵,多收將,廣積糧,高筑墻了。

  • 軍婚夜夜歡:狼性首長寵上天最新章節

        “首長叔叔,今晚你是我的!”一次酒后沖動,葉小七怎樣都想不到,竟然惹上了一位寵妻狂魔!搶她角色的女明星被直接封殺,欺負她的惡毒姐姐被打的滿地找牙,某位大首長寵她寵到人盡皆知,比閻王索命更快的死法,是得罪首長的小妻子!可只有葉小七知道,這家伙是狼永遠喂不飽!扶著日日酸疼不已的小腰,某女終于爆發,“霍厲霆你混蛋!”事盡后,饜足的男人幽然起身,“混蛋?還有更混蛋的呢,我的七七,要不要試試?”“……”

  • 山里相公寵田妻最新章節

        穿越過來,爹不疼,后娘恨,還嫁了個山里人長姐無腦,小叔專橫,小姑子鬼點不少,婆婆依舊是后娘蘇落音表示有點方·····采采藥,種種田,做點小買賣,家長里短忙的倒還充實。只是,夫君你不是心系她人,胸無大志嗎?某男吹燈:娘子,為夫這就給你看胸

  • 魔帝纏身:神醫九小姐最新章節

        “夫人,為夫病了,相思病,病入膏肓,藥石無醫,求治!”“來人,你們帝尊犯病了,上銀針!”“銀針無用,唯有夫人可治,為夫躺好了。”“……”她是辣手神醫,一朝穿越成級廢材,咬牙下宏愿:“命里千缺萬缺,唯獨不能缺男色!”他是腹黑魔帝,面上淡然一笑置之,背地里心狠手辣,掐滅她桃花一朵又一朵,順帶寬衣解帶:“正好,為夫一個頂十個,歡迎驗貨。”

  • 混沌魔神最新章節

        天降異象,一代魔神就此產生。什么是魔,隨心所欲便是魔。葉辰接受了魔神的傳承,他會成為新一代的魔神嗎?

  • 萬族帝尊最新章節

        【不一樣的超燃玄幻】宇宙大劫,萬界大戰,人皇軒轅轉世,誓要踏滅九天,將那萬古第一女帝,踩落凡塵!殺神屠妖,斬仙戮魔,不過在主角一念之間!【天宇九闕凌云宵,唯我帝皇任逍遙!】【掌中乾坤星河舞,屠盡天下仙魔妖!】萬族帝尊鐵粉群:707052126(該群有大量萌妹子,而且會不定期發放紅包,粉絲值2000以上的鐵粉才能加入!訂閱打賞可以增加粉絲值。)圣地二群:553096992

  • 秘籍遍地撿最新章節

        黃昏,李小黑拖著疲憊的身體,準備回出租房休息。  突然腦袋嗡的一下,整個世界好像都靜止了那么三秒,回過神來的時候,眼前兩米遠的地方有一本帶著金燦燦光芒的書籍……  《金鐘罩》  簡介:最有名的硬功之一,共計十二層,最高吸收傷害99%,練至巔峰,刀劍不入,水火不侵。  是否學習?  ……  好像前面不遠,還有一本……  初始群:817386976(不升級的小群)

  • 傲嬌攝政王,你命里缺朕最新章節

        前世為人踏板,直到容顏盡毀慘死,申屠凝霜才知道自己的一生多可悲。 重生歸來,她成了東離國老皇帝的沖喜皇后;嫡母伶牙俐齒辱罵她?打得你滿地找牙;嫡妹假裝白蓮花?直接將她送進庵堂替皇上祈福;虛偽老爹想要借女上位?把他送到戰場上九死一生……

  • 反派王爺毒醫妃最新章節

        (雙潔1對1,HE;戲精美貌強悍大姐頭VS腹黑冷拽反派大皇子)黑道大姐頭只因搶了一本手下小弟的狗血言情小說,竟莫名奇妙穿成了書中重生的雙世炮灰。夭壽了……這位身帶系統的綠茶妹妹段位實在高!家人、渣未婚夫通通被她哄了去,陰謀陽謀更是層出不窮。你大爺的……玩陰的沒興趣,要不咱還是把她打到服?哎,那個酷帥狂拽吊炸天的美少年,即使你再帥也改變不了是個大炮灰的事實。要不,咱還是灰灰…哦不,強強聯手,天下我有!鳥弓換炮,主角換我造!

  • 穿書:男主,請退散最新章節

        張楠穿到剛看過的一個一本書里,男主男配各個都是頂級男神配置,可惜張楠穿的不是女主而是第一女配,關鍵是這部書不走尋常路,想想劇情,張楠覺得也許她需要提前給自己上柱香,這是藥丸的節奏啊,漸漸的張楠總覺得劇情哪里不對,是不是她穿偏了。

  • 獨家修復最新章節

        許多年后,白了頭發的呂粒睡意昏沉……眼前浮出幾十年前那道絢麗的北極光下,自己愛了一輩子的那個男人,勾起唇角微微一笑。“我能修復那些千年珍品,也能修復你的心……給我個機會。”這個男人,“他心里有信仰,他眼里有光……我愛他。”

  • 我能看到萬物法則最新章節

        林恩穿越到了靈氣復蘇的大時代,但是奈何資質太差,兩年前更是在與兇獸的搏殺當中斷了雙腿。
        但是誰能想到,兩年之后,他突然發現自己能夠看到法則。
        他從野草當中當中看到了【生命】的法則,治好了自己的雙腿。
        他從螞蟻的身上看到了【力量】的法則,他的拳能夠打出百倍千倍的拳力。
        他從整個天空看到了【天地】的法則,于是他成就了掌握萬物法則的神體。
        水的流動,火焰的燃燒,植物的生長,飛鳥的長鳴……
        他從萬物當中一步步掌控了所有的法則,踏上了一條我即天地的道路。
        林恩:“我是這個世界的掌控者,我即法則!”

  • 嬌妻太霸氣,總裁要復婚最新章節

        一年前,喬煙然被迫離婚、遭受陷害,她葬身火海、尸骨無存。一年后,她攜沉光娛樂總裁身份華麗歸來,復仇虐渣,手撕白蓮。上流圈瘋傳,喬煙然新官上任三把火,潛了三個小鮮肉?當晚,商業帝王莫厲蕭,放著百億合約不談,壓著她在車里親!“老婆,潛我!”

  • 邪王壞壞寵:愛妃,別心急最新章節

        “唐蓮是魔鬼!”
        北國內,提起唐家三小姐人人皆是一臉懼色,男人聞之心顫,女人聞之顏變,北國皇帝更是懸賞萬金全國通緝!
        世人皆知,唐家的廢材三小姐無才無德無貌,一副白癡樣,爹不疼娘不愛,受盡世人白眼。
        再次睜眼,廢材的身軀入駐了二十一世紀特工之魂,殺伐狠絕,傲世狂歌,一身血腥,震懾天下!
        “欺我者,我必還之;辱我者,我必殺之!天阻我滅天,地阻我毀地!誰敢不知好歹,我滅了誰祖宗八十代!”
        一襲紅衣,風華絕代,迷了誰的眼?又亂了誰的心?

    本章內容提要:
    ...    瑾懷嚇了一跳,差點以為連佛祖都看不下去他的積黏,因此直接跟他對話了呢。睜眼一看,卻是曹紓,一手拿著個大包子啃了一嘴,另一只手黏糊糊的就來拽他。     瑾懷忙閃身避開,將手中的彌勒佛放回盒中。     曹紓瞪大了眼睛:“瑾懷,不是吧!你皈依啦?幾時的事啊?昨兒也沒聽你說起,怎么好好地就這么想不開了?遇著啥事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一尾中特平是什么意思
信捷策略 互联网理财平台的优势 山东老十一选五开奖 今天晚上3d开奖结 江苏e足彩球走势图 四肖三期内必出一期中 股票涨跌涨幅振幅 际银配资 熊猫麻将辅助 下载离线单机四人麻将